forever

[利艾]第七年冬

Syou.:

※背景为现代架空,轻松日常向


※利威尔理发店店长,艾伦学徒设定


※暗恋情节有


  艾伦是利威尔痴汉有


  小清新本来真的应该有(明明我标题想的这么文艺)


 


 


#


 


艾伦有个不能告诉任何人的秘密。


他喜欢那个利威尔店长,是暗恋。


每天无论是修剪假发也好、打扫也好、前台值班也好,他都会下意识地看向门口的方向,看看利威尔今天会不会到店里来。


艾伦喜欢利威尔,是暗恋。


随着又一个寒冬将至,已经过去了七年。


 


 


#


 


理发店内不同的香味混合弥漫在空气中,除此之外还有烫发的奇怪味道被压在嗅觉底层,被柔和的空气清新剂软化之后不再觉得刺鼻。


这边剪刀的咔嚓声轻快利落,那边吹风机的响声此起彼伏,店里放着当前的流行歌曲,音量控制适中,几名在忙碌的理发师偶尔和客人笑谈起来。


相比之下,员工休息室旁边的小隔间就显得清净不少。


艾伦拿着剪刀有些不安地站着,看韩吉绕着他练手用刚修剪好的假发模型一圈一圈走着,时不时还推推眼镜靠近观察。


“嗯……”韩吉仔细打量着,稍作思量指出所存在的问题,“这边鬓角剪秃了,手滑了一下吧?不过和右边对称遮盖的还不错。后面发梢有些乱,修剪的不够精细,不用打得这么碎。”


艾伦握着剪刀咔嚓两下,无奈地垂下头,“我知道了,下次我会注意的。”


“哈哈,不用太在意!”韩吉爽朗地大力拍了拍艾伦的肩膀,“你刚来不久,本来也不是学这个的,这样已经不错了。有什么问题尽管问我,好歹我也是你的指导老师!”


“嗯,我一定会的。”艾伦点了点头,习惯性地对上司很有礼貌,却不会显得拘谨。


眼神坚定,清澈明朗,当时利威尔会同意录用他这个以前工作和美发行业毫不相关的人,就是因为这一点。


“啊,下下个月就是圣诞节了。”韩吉检查着月历感叹起来,“接下来好多事情要忙啊,如果我不在的时候,有什么问题你就去问利威尔好了。”


艾伦愣了一下,声音猛地拔高,满脸的不敢相信,“问……店长?!”


“我没跟你说吗?”韩吉没想到艾伦的反应这么大,不过倒也不怎么在意,“每年的十一月和十二月利威尔都会回店里帮忙,圣诞节前总是会预约不少大客户的嘛。”


“每天?!”


“艾伦你怎么好像很怕的样子,声音都抖起来了哦?”


“没、没有!”艾伦慌乱地摆摆手,嘴上说着没事实际上全身都紧绷了起来,他把刚用的道具收起来,说话的时候好几次撞到桌角,“我只是没怎么见利威尔……店长来这里,有些惊讶。”


看见艾伦这副慌张的样子,韩吉也没多想,又是爽朗地笑了两声,“哈哈,你和利威尔只见过一次吧?没关系,虽然那家伙看起来不怎么好接触,不过意外地好相处啊。尤其艾伦你扫地那么干净,利威尔一定会喜欢你的。”


艾伦猛地撞到了柜门上。


“喂喂,没事吧?”


“没事!”艾伦揉着红了的脑门,感觉心跳加速都不能很好地控制如何说话,“没事……”


韩吉叉着腰耸耸肩,“艾伦你这个样子还真不像是二十六岁的人啊。不过干起事来很干练,不愧以前是个公务员。”


“啊?没有的事,我还很不成熟。我只是想起一些事情……”艾伦回忆起学生时代的自己,有些刻在心底的画面又在脑海中浮现,一片光明,神态和语气都不自觉地柔软下来,“就会变得不太像自己,从以前开始就这样……”


“恋爱吗?”韩吉的八卦触角动了动。


“……我去外面打扫!”


艾伦抄起扫帚就往外跑,在门框上又撞了一下,出门的时候冲韩吉鞠了一躬。


韩吉扶着额头笑了笑,不知怎的觉得这个来的时间还不长,叫做艾伦的年轻人,绝对会是利威尔喜欢的类型。


 


 


#


 


十一月的第一天,艾伦比平时来的还要早一些。


打扫完门前和店内,换了空气清新剂,检查电源、水温和用具,顺便给前台的几盆植物浇了水。之后又闲得无聊,看自己随身的笔记本,看着自己记录的内容用手指摸了摸。


又过了一会儿,看看门口,看看时间,还是太早。


“趁这个时间去剪个假发好了……”艾伦伸了个懒腰,抱了一顶假发正要去隔间,就听见店门口的风铃响了响。


下意识地看向门口。


焦距落在刚进门的男人身上,猛地就不会说话了。


“这么早就有人了?”利威尔的黑短发利落好看,穿的很厚还打了条围巾,下巴埋在柔软的面料里好像连说出的话都很温暖,眼神注视着艾伦靠近,“……喂,小鬼,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像是什么东西敲击在心灵上的声音,艾伦一愣,张了张嘴没能说话。


糟糕,光是听见他的声音就已经浑身失控了。


“啊,是前一阵来面试的家伙。”利威尔很快就想起来他们在大约两个月前见过一次,越过艾伦身边往员工休息室去,“辞掉了公务员的工作要来我这里当学徒。”


“是、是的。”艾伦眼中的希望转瞬即逝,他的目光一直追着利威尔的背影,转过身看着男人慢慢走远,“我是……”


“我记得你是叫做——”利威尔忽然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再次看向艾伦,“‘艾伦’对吧?”


艾伦睁大眼睛看着利威尔,他完全没想到利威尔记住了自己的名字。


“不是吗?”利威尔疑惑。


“不是!不对,是、是是是是的!我是艾伦,艾伦·耶格尔。”艾伦忙不迭地回答,嘴上不太流畅。


“我就说。我记得当时录用你是因为你的眼神。”利威尔盯着他继续说道,“现在这样没精神的样子可不行,拿出当时的干劲让我好好看看吧。拍着桌子大喊‘总之我就是想来这里工作’的气势,我可是记得很清楚。”


“当时真的不好意思,我太失礼了。”艾伦低下头诚恳地道歉,刚想继续说点什么客气话,忽然被弹了一下脑门。


艾伦:“?!”


利威尔的眉头皱起来,完全没了刚才的和颜悦色,“喂,你这种说话方式可别带进我的店里。如果你是这样的性格,我可是很快就会让你走人,别让我对自己的眼光失望。”


“……”


“怎么用这种惊讶的眼神看着我?”


“对不起,利威尔先生!”艾伦大喊一声,虽然还是道歉的话但是气势已经完全不同,“我会甩掉那些毛病的!”


利威尔的嘴角微微抿起,“这样还不错,我喜欢你现在的眼神。”


“……”艾伦头顶冒起了蒸汽。


“你是小鬼吗,被夸奖之后还会脸红?”利威尔失笑,顺手揉了两把他的脑袋,“还有,叫我利威尔或者店长就可以了。”


“好、好的,店长。”艾伦点点头,被利威尔摸过的地方真的是不想洗了。


利威尔转身走了之后艾伦单手捂住下半张脸,忍住自己兴奋的呼喊声。


小心翼翼地去摸了一下头顶,然后盯着手掌出神。


自己的手,摸过了利威尔抚摸自己的位置,也就是说自己和利威尔间接牵手了。


简直想要跺脚。


头顶的触感仿佛还在,艾伦一瞬间有“自己如果没有头发就好了”这样的想法。


可惜的是,十秒钟之后,利威尔的温柔尽失。


他从休息室探出头恶狠狠地问道:“艾伦,休息室是你打扫的?”


“啊,是的,有什么问题吗?”


“柜顶上全是灰尘,格挡下面也是,进来重擦。快。”


“……是。”


 


 


#


 


“你这是剪的狗毛吗?”


“……”


艾伦刚修剪了一顶假发,被路过的利威尔毫无恶意地吐槽了一句。


下午的时候没什么客人,几名理发师和小学徒都在休息聊天,只有艾伦还窝在隔间磨练技艺。利威尔是抓着杯红茶进来的,扔给艾伦一罐加热过的奶咖。


打开拉环,捧着奶咖喝了一小口,是自己最喜欢的偏甜,艾伦抬眼看正在仔细打量自己修剪的假发的利威尔。


自打利威尔回店里开始已经过了将近一个月,正如韩吉所说他上工只给有预约的大客户,其他时间不是开会就是不知道在办公室里做什么。


利威尔对谁都很好,对半路出家的自己也格外关照。


不过也许正因如此,让艾伦在窃喜之余有点焦虑。尤其是每当他想向前再跨一步的时候,一听到利威尔的声音,一对上他的眼睛就缩回角落摇尾巴了。


叹气。


利威尔的眼神比平时还要认真,时不时用手去调整被艾伦修剪的惨兮兮的假发。微微皱起的眉舒展,像是看到了什么了不起的东西。


“艾伦,明天开始你跟着韩吉出去跑跑造型这边。”利威尔的声音打断了艾伦乱七八糟的思绪,眼中很是欣赏,“你手上的功夫虽然差得远,不过意识很到位也有新意。多去接触一点,其他的慢慢来。”


被夸奖了。被利威尔夸奖了。


“谢、谢谢店长!”艾伦蹭了蹭鼻子,手指上还有奶咖罐子留下来的热度,恰到好处的温度克制住了他内心的咆哮。


“我就知道我的眼光不会错。”利威尔颇为得意,举起杯子冲艾伦示意,“具体的情况我晚上发邮件给你,有什么问题你也可以随时找我。”


艾伦又是一惊,“我……可以给店长发邮件?”


“嗯,没问题。”


“打电话呢?”


“也可以。”


“无聊的时候也可以?”


“如果太无聊的话我可以拉黑你,克扣你工钱,或者直接开除。”


“……”


“你的脸色都黑了。”


“是……我感觉刚才世界是黑的……”


利威尔嘴角上扬,走到艾伦面前拍了拍他的胸膛,“别那么没自信,站直身子。你可以我带回来稍加打磨就能放光的璞玉,走在外面你就代表了我,别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


利威尔的力气很大,拍的艾伦想咳嗽。


他小心翼翼地对上利威尔的双眼,“我……代表了你?”


利威尔给了他脑袋一下,“别总是重复别人的话。”


“……是。”


利威尔又啜了一口红茶,靠在后面的桌子上,抬起头看不算刺眼的日光灯,语气中有些怀念,字字句句说的清晰透心。


“在我眼里,无论是从之前的店跟我出来单干的,还是像你这样后加入的,全都代表了我,代表了这家店。你们在做的事情,一定会值得我骄傲。”


艾伦望着利威尔的侧颜没有说话,目光落到他形状好看的嘴唇,没拿着奶咖的那只手缓缓握紧。


他喜欢的男人就在面前,岁月好像没在他的脸上留下痕迹,就连头发都黑的一如当年。


只要将目光落在他身上,就会耳根发红、心跳加速、无法言语。视线所及的景色都是模糊的,只有他清晰地映在眼中,好像还在发光。


盯着男人的唇微微张合,磁性的嗓音让他感觉后脊椎都在阵阵发痒。


“所以加油吧,艾伦,我能看到你以后会创造出属于自己的世界。”利威尔低下头拍拍艾伦的肩膀,眉毛一挑,“不过在那之前,还有些事。”


艾伦刚想反问,就想起了利威尔的警告,生生把话憋了回去。


调整一下语气,问道,“是什么事?”


“前两天我就想说了,”利威尔随手拨了一下艾伦的刘海,“你的头发太长了,看起来乱糟糟的。”


艾伦觉得脸颊有点发烫,他垂着脑袋玩儿自己的刘海,“我现在就去剪……”


“正好我有时间,我来吧。”


“……哈?!”


“‘哈’什么?”利威尔的眉头又皱了起来,“你以为是路上随便一个人要帮你剪头发吗?”


“不是!我只是觉得我只是剪短一点……不用麻烦店长了!”


“艾伦。”


“是。”


“不用客气。”浅浅的微笑。


“……是。”大脑当机。


幸福就是来得如此突然。


尽管如此,艾伦却不能完全沉浸在这蜜糖一般的幸福中。


“水温可以吗?”利威尔的袖子挽起,把艾伦的头发全部向后抓,露出额头。一手挡着不让水花溅到他脸上,试着水温。


“嗯!”艾伦紧紧闭着眼睛。


接下来利威尔没有说话,手法熟练地用水冲透艾伦质地微硬的短发。


关水,挤了洗发乳打在艾伦头发上,利威尔手掌宽大骨节分明,手指按压在头皮上力道均匀,舒服得让人想打迷糊。


因为泡沫柔软,抓过头发的声音很浅,清香沁人。不过对艾伦来说实在是有点折磨,利威尔的手光是在自己头上,他就觉得内心的火山快要爆发了。


艾伦一直脖子用劲儿尽量不让脑袋的力量完全垂在利威尔的手上,随着男人手上的动作也跟着微微抬头和放下。


啊啊,不知道心跳声会不会太大被听到。


艾伦禁闭眼睛太久感到有些发酸,听到利威尔又拧开了花洒,他实在忍不住地睁开了眼睛。


正好看到背着光的利威尔也在看自己,四目相对不到一秒,艾伦又惊恐地闭上了眼睛。


“不用那么紧张,”利威尔开了水给艾伦冲头发,声音轻松,“我不会让水捡到你脸上的。”


艾伦闭着眼,眼皮一直在跳动,鼻音哼了一声算是答应,不过还是没有睁眼。


利威尔收回挡在他额头的手的时候,发现艾伦的脸上似乎比平时红一些,一看就是摸起来会很烫的类型。收回眼神,拿毛巾在艾伦脑袋上擦了两下,把他推了起来。


“自己多擦两下,我在单人间,最里面的。”


“好的!”


艾伦对着头发一顿乱擦,用垂在两边有点湿凉的部分碰了碰脸颊,果然是烫得吓人。又抹了两把,毛巾就这么搭在头上走了出去。


利威尔的理发间是在店里最内部的位置,就算打扰卫生的时候艾伦都很少来。


利威尔摆开自己的一套剪刀,艾伦在杂志上看到过这一款,价格贵的吓人。


坐到椅子上,利威尔要给艾伦围遮布的时候望着镜子里的他愣了一下。


“嗯,怎么了吗?”艾伦下意识想回头。


“没事。”利威尔扶住艾伦的肩膀,摘下他头上的毛巾,替他围好遮布。系脖子后面绳子的时候,手指总是碰到艾伦还有些湿润的皮肤。


艾伦浅哼了一声,微微低下头。


利威尔坐到椅子上,把艾伦的座椅降到最低,发现位置还是不太对,站起来把自己的小圆椅子踹到了一边。


因为只是修剪所以过程并不复杂,时间也不会耗费太久,可是对于艾伦来说这简直就是度秒如年。


无论是利威尔用手指夹住他的发梢剪掉的时候,还是拨弄他的头发确定下一步如何下手的时候,亦或是修剪细碎的地方靠的很近呼吸扑在敏感处的时候。


艾伦觉得自己就算有了什么反应都是情理之中。


这么想着,利威尔的手摸到艾伦的鬓角,手指微凉碰到了他的耳朵上。


“你的耳朵真烫啊。”


“……我,我有点感冒。”


“怪不得,一副很想睡的样子。今天早点回去吧。”


“没关系!不是什么大问题。”


“那也小心一点好,最近的天气也是冷的奇怪。”


利威尔有些抱怨的语气让艾伦有些好奇地睁开眼,镜子中正在给自己剪发尾的男人果然眉间又皱起了川字。仔细看看,即使店内开着热风空调,男人穿的也不算单薄。


“店长你怕冷吗?”


咔嚓两声,利威尔换了个站位继续剪,手上温柔细腻,好像在呵护什么稀世珍宝。他时不时扫一眼镜中的艾伦,和他来一个眼神交汇。


“年轻的时候一直生活在北边,有一次受了寒,自那以后就有点怕冷。”


“也对,北边一直很冷。来这边之后觉得气温舒服多了。”


“你住在北边?”利威尔的动作稍微停下来,仔细打量艾伦的模样。


“啊,我因为之前的工作来的这里,父母都还住在那边。”艾伦笑笑,猛地想起来,“对了,我妈妈经常会炖驱寒的汤品,我下次把食谱要过来。”


剪掉两边的碎发,利威尔轻笑,“我还以为你会做给我。”


“……我不会做饭。”


“那还真是遗憾,以后有机会的话我可以教教你。闭上眼,要剪刘海了。”


利威尔话音刚落,艾伦就看到男人的脸已经凑了过来,距离自己很近很近,都能看到他的眼睛不是纯黑的,而是透着些许的蓝灰色。


艾伦猛地闭上眼睛。


利威尔的剪刀小心翼翼地剪过他的刘海,咔嚓咔嚓的响声比起心跳要慢得多。带着红茶香气的呼吸扑面而来,艾伦好几次忍不住想要睁眼,最终都放弃了。


指腹蹭过艾伦的眉头,把碎发抹掉。


连呼吸都开始不畅,艾伦近乎屏息。遮布下的双手握成颤抖的拳头,整个手掌都是冰凉的,手心却起了黏腻的汗液。


感觉到利威尔离自己远了,艾伦才安心地舒出一口气。


“头稍微抬起来点。”


利威尔用手点住艾伦的头顶,轻轻扶着让他一直弯下去的脖子挺直,正视镜中的自己。


艾伦睁开眼,自己的发型没有变,只是剪短了些。不过在利威尔的修剪下,这个发型显得更加精神好看。


看着镜中的自己,艾伦仿佛看到了七年前的自己。


“等长几天,就能是你这个发型最好看的时候了。要洗洗吗?”


和镜中的利威尔四目相对,艾伦赶紧低下头,“不用,不用了。”


“那我给你吹一下好了。”


“嗯……谢谢店长。”


“艾伦。”


“嗯?”


“不用客气。”


“……是。”


利威尔的手一遍遍摸过艾伦的头发,彻底吹干之后,给艾伦解开遮布,利威尔故意坏心眼地用手指去摸他的后颈,把艾伦惊地从座椅上跳了起来,躲在房间角落半天说不出话。


利威尔只是笑,斩了碎发的遮布向内折搭在手臂上。


“其实我一开始就想告诉你,你之前把毛巾搭在头上的样子,很好看。”


心脏爆裂。


趁着利威尔去拿扫帚的空档艾伦蹲在地上哼哼,整张脸埋在膝盖抬不起头。


 


 


#


 


圣诞前夜,理发店内全员着正装。


不仅是因为这是重要的节日,更因为是给利威尔提前庆祝生日。


因为韩吉是总策划人,一晚上都闹得不得了。等到聚会结束已经过了凌晨,利威尔收到的礼物堆满了后座。


而艾伦最后的记忆停留在了向利威尔敬酒的场面,他是万万没想到像果汁一样的液体竟然是烈酒,自己喝完之后就醉了过去。


因为不擅长饮酒,艾伦的头疼比宿醉还要厉害,晕乎乎的还像是被人打了一顿。


最先苏醒的是嗅觉,空气中有淡淡的香气,很清爽的那种。


睁开眼,天花板的样式很陌生。再仔细感受一下,这张床比起自己小公寓的单人床大得多也舒服得多。


艾伦扶着脑袋坐起来,眼中没有焦距地环视周围。等到意识也清醒过来,他第一反应就是看自己身上。


“这个味道……”身上的睡衣透着熟悉的味道,是艾伦一直在梦里亲近的味道,“利威尔……?”


艾伦赶紧下床,衣服和裤腿都短一截,这更让他证实了自己的猜测。旁边的椅子上放着自己的背包,桌上有一罐巧克力,是昨天利威尔送给他的。


拉开门,客厅宽敞明亮,简约的设计和店里很像。艾伦小心地走来走去,却没有看到利威尔。


“店长?”敲了敲看起来是主卧的房门,没人应声。


“去哪里了……”艾伦疑惑着坐到沙发上,浑身都得不到放松。自己这可是,来到了利威尔的家啊。


猛地意识到了这个事实。


艾伦侧眼,伸手抚摸沙发,一想到这是利威尔坐过的地方……趴好深呼吸。


“等等,店长不在的话……”有什么东西突突地袭击着艾伦的理智,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想着主卧里的床。


那张床,是利威尔平时睡觉的床。


那张床,上面肯定都是利威尔的味道。


那张床,现在正在主卧里面等待着自己。


回过神,艾伦已经握住了门把手。心脏扑通扑通地跳,脑中的小天使和小恶魔出乎意料地站在了同一战线。


打开这扇门,扑上去,翻滚。


“只要一下下就好……”艾伦开始拧动把手。


“就滚一圈……不,还是三圈好了。”锁扣被打开。


“我会铺好的……”理智沦陷,大门被彻底打开。


映入眼中的,是很有利威尔风格的卧室。东西不多,码放的都很整齐,床上也是一样。到处弥漫着浅浅的香味,是一种很干净的味道。


艾伦盯着香槟色的床铺,喉结滚动,咽下口水,眼神坚毅,张开双臂,陶醉地扑了上去。


陷入柔软床铺的瞬间,就像是投入了利威尔的拥抱一样。起初没什么温度,比起体温还可以说有点凉。但是很快热度就上来了,温和柔软,被仔细地包裹住。


“啊啊啊……”艾伦忍不住地叫起来,在床上一圈一圈地滚,“这就是利威尔的床……啊啊啊这个味道和他身上的一样……”


加速又滚了几圈,后背被什么硌了一下。


艾伦发誓,他真的只是下意识地掀开了被子,把那个硬物拿了出来。


他是真的没想到,利威尔的被子下面,竟然有一本砖头一样的全彩男男写真集。


艾伦跪在床上,盯着那本写真,面无表情。


然后,利威尔推门进来,正好看到艾伦跪在自己变得很乱的床上,拿着自己藏起来的写真集发呆。


四目相对,一片安静。


 


 


#


 


艾伦和利威尔面对面坐着,艾伦一言不发低着头盯着拖鞋,利威尔则是一连喝了好几杯红茶。


过了半天,喝光了一整壶红茶之后,利威尔叹着气开了口。


“虽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是我觉得还是说一下比较好。”


“……嗯。不过在那之前,请让我先道……”


“我的性取向是男人。”


“……嗯。”


“对,我昨天带你回来不是那方面的意思。没想到你喝醉了,时间太晚才带你回来住一晚的。”利威尔说完,注意到艾伦的神色,问道,“你有什么想说的?”


艾伦抓着睡衣下摆拽了拽,语气满是歉意,“抱歉,我随便进了店长的房间。”


“没关系,我多少也能明白。”


“……”


“不过,艾伦。”利威尔放下举了半天的空杯子,倾身向艾伦靠近,声音压得很低,“你不觉得,你知道了我的秘密吗?”


“……”


“老实说,我不是完全不生气。”利威尔向后靠,声音抬高,“不如你也告诉我一个你的秘密,我们就一笔勾销。”


“……”


“回答是?”


“我……”艾伦发出的声音有点颤抖,他的牙齿咬住下嘴唇,耳根有点泛红,很明显是在困扰。


即使很不地道,利威尔依旧很喜欢看艾伦有点苦恼的模样。


“请等一下。”片刻后,艾伦像是下定决心一般,跑进了早上自己醒来的房间。


利威尔一愣,这发展似乎和自己想的不太一样?


艾伦再回来的时候,手上拿着个包好了外皮的笔记本。利威尔对这个本子有点印象,艾伦一个人的时候经常会冲着里面的内容傻笑。


双手交给利威尔,感觉手中的分量有点沉重。


和艾伦几回交换眼色,利威尔打开了笔记本,看见上面的字之后,眉头皱了起来。


“这是什么?”抬起头,看见艾伦站在一旁双手捂脸。


艾伦的声音闷闷的,裤管下的膝盖紧张地打颤。


“利……利威尔先生!”艾伦声音拔高,又低了下来,化作一串嘟囔,“其实我暗恋你好久了……”


“……我知道,只是你写的这个……”


“我也有和别人交往的经历,但是牵手以上的就完全不行了……除了你以外的人,我都完全没有生理反应!”


“……”


“这是我……最大的秘密了……”


两个大男人一个站着,一个坐着,一个捂住全脸,一个表情僵住。


艾伦稍微分开指缝,看见利威尔还看着自己之后,又把脸挡上。


“……艾伦。”


“……是。”


“……来我的店里是因为?”


“我工作不顺……后来偶然看见了那家理发店竟然是你的店,我就辞职了。”


“暗恋我多久了?”


“……七年。”


利威尔握住笔记本,垂着头思考了很久,“是我在以前那家店的时候?”


“嗯……”


“怪不得……我还以为第一次见你觉得有点印象是我的错觉。”利威尔扶了一把额头,他放下笔记本站起来,拉住艾伦的双手,让他露出那种已经红透的脸,“我没想到,竟然会有一个人暗恋我这么久。而他现在,就站在我面前。”


艾伦的目光躲避着利威尔,不知道看哪里好,转来转去的。


心里在想的全都是喜悦的事情。利威尔对我有印象,他还对我有印象。


而且,手腕被利威尔抓住。不会过分用力,是正好可以清楚感受的程度。


“喂,艾伦。”利威尔的手去找艾伦的手指,感受到艾伦的手一颤一颤的,举起来在唇边,“你还记得,你笔记本上写的是什么吗?”


“……当然记得了……”艾伦还是不敢看利威尔的眼睛,“那可是我写了不知道多少遍的东西……”


一说起来关于利威尔的事情,艾伦就开始刹不住闸,好像好像这些年的所思所想都说出来一样。


“你的头发黑的好像阳光也不能穿透一样,那时候还是长头发……后面比现在长然后扎起来。喜欢穿宽领的单衣,锁骨很好看。修身裤,偏好靴子。那时候还喜欢抽烟……”


听到艾伦用自己的声音说出曾经的自己,利威尔再一次愣住了。


那些细节喜好,是他自己都没有什么印象的了。在北边那个寒冷城市生活的时光,早就成了生命中记忆淡薄的一部分。


可是艾伦,却记得那么深刻。


手上不自觉地用力握住艾伦的手腕,声音微微嘶哑。


“艾伦。”


“嗯?”


“把你笔记本上写的,念一遍给我听。”


“什么?!竟然要我念出来吗?!”艾伦惊呆了,也顾不上害羞,睁大了眼睛看着利威尔似乎希望他收回这句话,“……店长你不是已经,看了吗?等等,现在的发展是什么情况?”


“啧。”利威尔眉头一皱,“现在的发展是,如果你念一遍,我就和你交往。”


“……?!”


“我对你不是没有好感,从帮你剪头发那次开始,就忍不住地开始注意了。”


利威尔抓着艾伦的手放在自己的锁骨上,因为直接贴住皮肤,能够感受到男人胸膛中那颗心脏跳得多么沉稳有力,“我说要和你交换秘密,本来是希望你说喜欢我,我们顺理成章在一起的。只是没想到……事情比我想的复杂。”


艾伦思考片刻,表情有点揶揄,“所以你是在引我上钩吗?”


“……”


“我喜欢。利威尔的这一点我也很喜欢!”艾伦说着快要哭了出来。


“……”


利威尔叹了一口气,这小鬼比自己想的还要有趣。低头在他的手背上轻触碰,抬起眼睛带着些许诱惑。


“所以,要念吗?”


“……嗯。”


艾伦答应了下来,拿过笔记本却迟迟没有张嘴。等到表盘秒针又走过一拳,艾伦忽然抱住利威尔,脸靠在他的肩膀。双臂伸得很长,跨过利威尔的身体举着那本笔记。


“艾伦?”


艾伦的声音柔和清亮,此刻因为害羞而显得稍微低沉。


声音断断续续的,还夹杂着快要读不下去的羞涩单音节。


就连双手都颤抖起来,利威尔能感觉到艾伦的体温在升高,紧贴在一起的胸膛像是打鼓一样。


等到最后一个字念完,艾伦啪地合上了笔记本,把头埋在利威尔的肩膀,基本整个身体的重量都靠了过去。


利威尔温柔地拍了拍他已经潮湿的背心,“文采一般啊。”


“……我是理工科。”


“不过我喜欢。”


“……”


有种想哭的冲动,艾伦觉得眼眶好酸。


明明心跳趋于平稳了,可是却有另外一种更为强烈的感觉填满了胸口。


想说的千言万语,出口之后只能用最简单的执着表达出来。


 


“利威尔,我一直喜欢你。”


“嗯,知道了。”


 


 


End.


 


 


#Extra


 


 


·before


 


艾伦很不开心。


本来以为大学之后就能去外面的城市看看,最终却还是被圈在了这个夏天都比其他地方凉快的寒冷北方城市。


对于大学生活的向往期待某些程度上都化作了泡影,在闲暇之余脑袋放空着去散步成了艾伦一大消磨时间的好方法。


不算拥挤的十字路口,红绿灯和人流都显得有些碍眼。艾伦溜达着一路到了商业区,发现就算在这里生活了将近二十年,还是有些店不太清楚。


比如这家散发着香香味道的理发店。看起来比自己一直剪头的那个每次只能进一位客人的小店高级不知道多少。


盯在门口看了一会儿,从透明玻璃门看过去一眼就能看到理发师预约板上,只有叫做“利威尔”的那个人已经切掉。


预约全满,应该是很厉害的人吧。


即使发出这样的感叹,艾伦也没有多想什么。顺着旁边的小路走,在店后面,却停住了脚步。


正对着自己的建筑物背光,边角的地方却乘着阳光清澈明亮。


黑色长发扎在脑后的男人随意地一脚搭在另一条腿上站着,骨节分明的大手中夹着一只快要燃尽的烟。


他棱角分明的英俊脸庞被阳光打出柔和的光芒,眼神黑亮,唇形漂亮,吐出一口烟雾随之消散。


而最吸引艾伦目光的,是他那一头黑发。与在男人中显得要白一些的皮肤相映,如鸦羽般黑的好像阳光也不能穿透。


抖落烟灰的动作也潇洒的吓人,仿佛他整个人就能构造出一个世界一般。


心口的位置怦怦地跳着,艾伦抚着那个位置良久,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形容此刻的感受。


艾伦回家之后想了很久,当时那种触动,叫心动。


 


“‘你站在那里仿佛是我的世界’……不好。”艾伦把写了字的那一页扯下来团成团丢掉,握着笔焦急地挠头。


“可恶,要怎么写才好?!”艾伦已经扯光两个本子了,可是都不知道怎么样才能记录下来自己所看到的那一幕。


靠在椅子上,闭上眼睛就是那个人的身影。


他已经知道了,那个人叫利威尔,是那家店的首席。


剪头发的样子很漂亮,很会照顾后辈,每个人看他似乎都带着敬仰的目光。


长得脾气不太好,实际上很温柔,梳头绑头发的样子好看的让他流过鼻血。


笔尖在本子上戳戳戳。脑海中的景象轮转,阳光,男人,烟蒂。


如果能被那个人看一眼。如果能被那个人看一眼。


这么想着,好像记忆中的那个人,目光已经看了过来。


写出第一个字之后就不自觉地写了起来,艾伦第一次有了写出心灵的感觉。那是以前自己不曾有过的经历,好像一切都可以说成是因为在心底已经快要决堤的好感。


 


——那是我见过,最美的黑色。


 


艾伦那场对自己来说已经很深刻的暗恋并没有随着一个月后利威尔的离开而画上中止。


他听店里的人说,利威尔去自己开店了,至于叫什么他们也不清楚。


七年后,艾伦站在偶然看见的理发店门口,看见一个黑色短发的男人从眼前走过,记忆中的画面像是潮水一般把他吞没。


其实,什么都没有变。


他没有犹豫,踏进了理发店。


“要剪头吗?”单马尾戴眼镜的女性看见他热情地招呼过来,“今天店长在,强烈推荐预约他!”


“闭嘴,臭四眼。”利威尔从里面走过来,目光落在艾伦身上。


“啊,那个……”艾伦一愣,他看到了前台挂着的招聘板子。


他的目光聚焦在利威尔身上,眼前的男人和记忆中的男人身影渐渐重叠。于记忆中已经有些褪色模糊,只能凭借着笔记内容而不断回忆的模样渐渐清晰。


艾伦深呼吸,尽量让声音冷静,直勾勾地盯着利威尔。


“你好,我是来应聘的。”


 


 


·after


 


又是一年冬天,室温不太喜人。


一个人就会觉得热量在不断流失,两个人的话却是刚好的温度。


“利威尔,现在天气凉了你要穿上袜子。”


艾伦端着一壶红茶坐过来,语气不算严重地训斥盖了条薄毯光着脚靠在沙发上,不知道看什么的利威尔。


利威尔抬眼看艾伦,用眼神指了指艾伦,“你不也没穿?”


“可是我不怕冷。”艾伦倒了两杯红茶,给自己的那杯加了不少牛奶和方糖,尝了一口是自己喜欢的甜度,捧着杯子也斜靠在沙发上,是正好能看到利威尔的角度。


利威尔自然地把薄毯分给艾伦一半,光着的脚不老实地向艾伦的蹭过去,靠在一起汲取温度。


“好凉。”艾伦提醒道。


“很快就热了。”说着,用脚掌磨蹭了两下艾伦的脚背。


这种调情一样的行为让艾伦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已经交往了这么久,他也不会反应太大。反过来踩了踩利威尔的脚,去蹭他的脚趾头。


“说起来,艾伦你和我交往之后,都不会像以前动不动就脸红了。”利威尔抓起杯子喝了一口红茶,继续看手里的藏蓝色册子。


“我怎么可能一直那样,又不是十几岁的小鬼……”艾伦回答完意识到了什么,“……利威尔,你是不是比较喜欢我那样?也对,会比较可爱……”


“我倒是更喜欢你现在这样。”


“诶?”


“就是那种感觉。”利威尔看着艾伦开始思考应该怎么说明,“就是度过了恋爱时期,熟知彼此的优缺点,可以无所顾忌地开始真正生活在一起。”


艾伦愣了一会儿,捧着红茶杯子脸红了。


“对,偶尔害羞一下也很可爱。”


“……”


利威尔不再继续逗艾伦,翻了一页,继续看。


“你在看什么,这么聚精会神?”艾伦往利威尔的方向凑了凑,两条腿缠住利威尔的一条腿,双脚踩在他脚上,“相册?”


“啊,前几天管朋友要了之前店里的相册。”利威尔又翻过一页,眼前一亮,用手指点了点,“果然。”


“什么?”艾伦顺着利威尔的手指看过去,“……”


利威尔指着的照片是他年轻时候的模样,背景是店门口,头发长长的束在脑后,宽领单衣和小马甲,看起来就像个十几岁的学生。


而在他身后不远处,有一个照的走了形的人影。可是只要一看就能知道,是艾伦。


“当时这张本来说不要了,后来他们说我这张太好看,就忽视后面那个抢镜头的好了。”利威尔合上相册,冲着艾伦笑起来,“我对你有印象就是因为这个,那天一个总把脸藏在领子里的小鬼在店附近绕来绕去。”


艾伦一手举着红茶杯子,一手抓起薄毯挡住脸什么都不想说。


那时候的自己是手段多么幼稚的跟踪狂?!


“稍微有点后悔,如果那时候晚点离开,说不定就能碰见你了。在我还年轻的时候,可以和你认识,一定也不错。”


“……我们现在不也在一起了吗?”闷闷的声音。


利威尔盯着用薄毯挡住自己模样的艾伦,笑着过去隔着布料亲了他一下。


“啊,我们在一起了,以后都会。”


听到这样温暖的情话,艾伦把薄毯拉了下来。说着自己不是小鬼了,但是真的害羞起来也是诱人的可怕。


对视了一会儿,两人浅尝即止地接了个吻。


利威尔的舌尖在艾伦嘴唇上一旋,笑着说了声,“好甜。”


铺开薄毯包裹住两人紧靠在一起的身体,相互交融的体温迅速从脚底暖上心间。


利威尔又吻上艾伦,这一次是甜度适中的深吻。


 


 


Fin.


 


 


#不是我想煞风景但是我必须要说#


#全部的假发都是由埃尔文供应的#


#不是随便说的真的是假发供应商#



评论

热度(65)

  1. 546621834全都在扯淡 转载了此文字
  2. 渝惠轻出全都在扯淡 转载了此文字
  3. ★Monster PJY¨☆全都在扯淡 转载了此文字
  4. 安妮全都在扯淡 转载了此文字
  5. .皇蔟ヤ寶↘全都在扯淡 转载了此文字
  6. mEiiii全都在扯淡 转载了此文字
  7. forever全都在扯淡 转载了此文字
  8. 风飘全都在扯淡 转载了此文字
  9. Share now全都在扯淡 转载了此文字
  10. 清灵歌全都在扯淡 转载了此文字
  11. 三楼德育处全都在扯淡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