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ever

【瓶邪】一语成谶[修改版](第二十章:时过境迁)

心因性失忆症:

    我和闷油瓶一起下了车,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才发现这周围就只有这么一座房子,周边都是荒草。

    整座屋子大概有半个标准足球场大,整体有些仿古代的设计,很像北京四合院,但仔细看看,又不是北京四合院的框架结构,青砖白瓦的,有种南方小院的感觉,坐落于黑暗之中,我没有见过这种奇怪的框架结构,有点像几种框架结构的融合体。屋子里只亮着几盏灯,看起来鬼气森森的。

    我们跟着进了屋子。里面不像我想象的那么大,也没我想象的阴森,反而透出几股温暖的家的气息。但是在外面看这个房子的样子和里面总有不协调的感觉。

    我被这气氛一熏陶,瞬间就有些放松下来,有了回家的归属感,暗叹这家庭院的主人真会享受。又想到此次来的目的,连忙重新提起心里的警惕,这气氛容易让人放松,放松状态下的人很容易被攻破心理防线。要是十年前,我恐怕怎么也得被这里的气氛卸下几道心防来。

    屋子里的设计也很有中国味,四把太师椅分别放在房间两侧,一边放两把,每两把椅子中间放着一个檀香木的四腿高脚桌,上面还放有喝茶用的茶杯,已经放好了三杯热茶,其他三面墙上都靠着几个巨大的书柜,上面放满了各种各样的书,东北面墙上还挂着一副女子抚琴的国画,顶上吊着一个样式精致美丽的八角玲珑灯。




    大多数东西都是木质的,暖黄色的灯光一照下来,倒是给人不少安心的感觉。摆的东西很少,显得很是空旷,应该是待客室。书柜旁还有一扇门,通往里间,这时候关着,我也看不到里面的情形。

    门上全是手工雕花,我还没来得及看清楚雕的是什么,门就开了。

    一个身穿蓝色旗袍,挽着头发,身材小巧的女孩从里面走了出来。我一看,还以为是秀秀,但马上发现并不是同一个人。




    她朝我们挥了挥手,打了个招呼:“吴小佛爷,张爷请坐。”这女孩看起来不过二十多岁,长得不算漂亮,但样貌清秀,看起来特别舒服。




    我有些回不过神,靠,我们兜兜转转半天,竟然他娘的被一个小姑娘耍成这样子?我想象的应该是一个精瘦精瘦,满脸奸诈的老头,怎么也没想到会是一个比我还小的姑娘。我这几年这种事遇的也不算少,很快回了神。偷眼看了一眼闷油瓶,他还是那副什么都在我预料之中的样子。

    小姑娘眼睛尖得很,看出了我的诧异,冲我笑了笑直接解释:“吴小佛爷不用奇怪,我只是来传话的人,并不是设计你们的人。”说完,又指了指凳子,接着道:“请坐。”




    我在太师椅上面坐了下来,闷油瓶也坐在了我旁边的那把椅子上。

    我侧眼一看,刚好见着闷油瓶的侧脸,突然觉得闷油瓶的下巴又变尖了不少,比起以前见到他的时候又瘦了很多,已经是骨架子撑着皮的感觉了。




    不过也是,他自回来就没能好好休息过,我又觉得挺愧疚的,回家一定给他天天熬汤补,非把他补胖起来些不可,实在不行我亲自下厨给他补身子,总之怎么营养怎么来,当然,前提是我们还能回得了家的话。

    在我想的入迷的时候,那个小姑娘突然出了声:“佛爷,您也未免太轻视我了,刚坐下就走神了。您要怎么疼那位小哥可以回去慢慢想,先把正事办了才行,您说对不对?”




    我顿时尴尬起来,心说疼小哥?那我的脖子得小心了,真是年纪大了爱走神。避开闷油瓶的目光,岔开话题道:“怎么称呼你?”




    那小姑娘笑吟吟地回答:“张海芝。”     我心道怎么是张姓!?还是海字辈,难道这次我们对付的是张家?这个小姑娘跟张海客是什么关系?我突然意识到一个特别严重的问题,如果张家要对我动手,闷油瓶会站在哪一边?其实我完全可以不告诉闷油瓶这事,但这不可能,我不告诉他,就是背叛了闷油瓶。

    一边的闷油瓶开口道:“你们找我什么事?”我一愣。这所有的事情,不管怎么看都是冲着我来的,闷油瓶本应该问你找我们什么事,可他却说你们找我什么事,表明他已经恢复了关于张家的记忆,看来我是不用闹心要不要告诉他张家的事这个问题了,心里莫名的有些郁闷。




    更奇怪的是张海芝,我原以为她会高深莫测地叫一声族长大人云云,没想到她脸色奇怪起来,吞吞吐吐道:“我只是传话的,他要我告诉你们,我的姓跟你的家族没关系。”

    我心说这个张海芝不对劲,再仔细一看,才发现她额头上直冒冷汗,坐姿也显得有些僵硬,心知这姑娘恐怕是给人胁迫来的,刚才的戏码不知道她练习了多少遍才那么熟练,但真的在跟我们对峙的时候,难免会坐姿僵硬,看来还是个不专业的。闷油瓶恐怕早就看穿了。

    但设局的人特意把她的名字变成张,还是跟张海客一样的海字辈,肯定不只是为了好玩那么简单。根据上一次的经验,我推测那人只是为了帮我测试小哥有没有恢复关于张家的记忆。

    闷油瓶也抬头看了她一眼,没再说话。我看他一副不想说话的样子,就道:“有什么事吗?”




    张海芝道:“请二位稍等。”我正奇怪的时候,就听见窗外传来几声肢体撞墙的声音,还带着一个熟悉的骂骂咧咧的声音:“他奶奶的敢绑着胖爷!你丫一会儿要是不把胖爷伺候好了我一把火烧了你这破房子……”

    我心里一喜,太好了,是胖子!这回铁三角真算是重聚了。




    胖子被绑着手,被两个男人架着走进来,他肥硕身影出现在门前时,我就像又回到了以前,有种我们三个人只要在一起,没什么过不去的坎的感觉,心里的紧张感一扫而空,完全被从骨子里迸发的兴奋淹没了。我冲胖子喊了一嗓子:“胖子!”




    胖子听见我的声音,也转过头来,看着我和闷油瓶,笑得脸上的肉都挤到了一起,刚才骂骂咧咧的样子顿时消了个干净,也喊道:“嘿!小天真,小哥。你们都在呐,我就说咱们还得聚在一起的!”架着他的两个男人退了出去。

    我也笑了,还没笑完,胖子就往前边踉跄了一下,一件粉红衬衫也晃了进来:“嗨!发小!”我一看,这不是小花吗?紧接着,又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小三爷,又见面了。”一个带着墨镜笑得一脸欠揍的人勾着小花的肩膀,站在他旁边,是黑瞎子!

    本来还有些空旷的地方突然又进了3个大男人,变得拥挤起来。我要是说不高兴肯定是假的,我想见到的所有人都突然出现在我面前,那么长的时间过去,大家都还好好的没缺胳膊少腿,这简直是人生的一大幸事。



评论

热度(19)

  1. forever心因性失忆症 转载了此文字
  2. juan19930心因性失忆症 转载了此文字
  3. Arain心因性失忆症 转载了此文字